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党淏瀚章子怡写过检查刘烨曾抢女生被子

2018-12-07 03:46:59

党淏瀚:章子怡写过检查 刘烨曾抢女生被子_河南

在09暑期档大笑喜剧《追影》中有出色表现的华谊新人党浩瀚,日前接受易娱乐专访。身为刘烨、章子怡等国际的同学,他透露大学时代的不少趣闻,“章子怡也曾经写过检查,为朴实的刘烨还抢过女生的被子”。

党浩瀚爆料刘烨章子怡大学趣事。

易娱乐报道(文/上海报道组 三格格)在09暑期档大笑喜剧《追影》中有出色表现的华谊新人党浩瀚,日前接受易娱乐专访。身为刘烨、章子怡等国际的同学,他透露大学时代的不少趣闻,“章子怡也曾经写过检查,而为朴实的刘烨还抢过女生的被子”。此外,他还透露,将力邀昔日明星班全体同学,出演自导自演的喜剧。

爆料章子怡曾写检查 刘烨抢过女生被子

易娱乐:听说你大学那会的“明星班”曾接受过意大利极限喜剧教育?能具体谈一下吗?

党淏瀚:是的,我们班有章子怡、秦海璐、梅婷、袁泉、胡静、曾黎、张桐,男生有刘烨,是的“明星班”。那时要做学年汇报演出,我们班一开始都不怎么会演戏,别的班都演些被演烂掉的话剧比如《雷雨》。我们老师说,如果演《雷雨》就必须整出一起演,颠覆性的,否则就得演有新意的。决定还是演喜剧吧,得排演出有喜感的东西。我们就把意大利极限教育喜剧团请来上课,那要求非常高,上课时我们不能让任何话掉到地上,必须作出即兴反应。我们还得趴在地上学狗叫、学鸡叫,别班的同学路过我们教室,直说这帮人疯了。

易娱乐:挺有意思的呢。

党淏瀚:是啊我们那时还要上舞蹈课,包括刘烨在内我们男生也一个都逃不了,一个个人高马大的还得扮四小天鹅。我们班级也是那时各门课都得过的,也因此大家都受不了,写检查是家常便饭。你说一帮男孩子,跳什么舞,大学就该干三件事,喝酒跳舞打架。

易娱乐:谁检查写的多?

党淏瀚:刘烨呗。那会儿我们都是学校篮球队的,常常回到寝室就把袜子随处一扔,所以一直被评为寝室脏。后来我们学聪明了,一到检查的日子,就把脏袜子、臭衣服丢到一处藏起来,再把寝室喷满香水,把臭味都掩盖住。

易娱乐:那章子怡也写过检查吗?

党淏瀚:当然,就算没写过检查也一定签过字,其实那帮女孩都特听话懂事,不过却被我们男生整整连累了四年。大学那会儿,女主外男主内,女生很早就出去接戏实践了,但男生就被规定要基本功学扎实,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这还是挺有效的。

易娱乐:当时在班上和谁的关系铁?

党淏瀚:和秦海璐关系挺铁的,刚毕业那会我在外面上课,后来忙不过来的时候,秦海璐还来替我代课,她那时已经是影后了。我家里的家具也都是胡静和秦海璐赞助的,她们那会儿合租嘛。女生很早就出去接戏了,所以比男生富有很多,男生就跟捡破烂似地,女生不要的被子要抢,过期的杂志都要抢。

易娱乐:这么说刘烨也曾抢过女生的东西?

党淏瀚:恩,他当时是我们班朴实的,抢了女生的被子。对了,他还是我们“五虎”之一的“游戏虎”。

易娱乐:当时班上谁受追捧?

党淏瀚:那得分不同时期来说,刚一进来觉得张桐漂亮,后来到了二年级看到章子怡拍的照片,惊讶地发现怎么比本人漂亮那么多,这才明白原来有“上镜”这回事儿。那时梅婷和章子怡一起走在校园里,形体形象都差不多,就像是双胞胎似的,给人非常精灵的感觉。再到后来,胡静也被我们盘点过呢。

易娱乐:你还主持过胡静的婚礼,家里的家具也都是她送的,读书以来两人一直关系都不错?

党淏瀚:毕业后的部戏就是和胡静拍的,我们分别演男女主角,也是我次和班上女同学合作,感觉特别亲切,完全把她当做家人一样,也会格外照顾她。有一次在片场大家一起喝酒,胡静醉得挺厉害需要去医院输点滴,导演就想抱起她,我说,“你别碰她的腰”,他很惊讶地说。“我不碰她的腰我怎么抱起她呀”。后来到了医院,别人想留下来照顾她,我也说我来照顾就行,就在医院陪到她第二天早上五点,因为八点又要开工,我就离开了,一晚上就睡了一个多小时。下了戏回到宾馆,看到一大束鲜花,旁边还有好多好吃的,字条上胡静写着“老同学,特别感谢你的照顾,黑巧克力不发胖,豆腐干少吃点,要注意身体,我先走了”,我当时特别感动。我们到现在关系都不错,彼此的父母也都很熟了,我爸妈还会帮买碟给她爸爸,她去马来西亚的时候,我们两家还住到一起。

易娱乐:胡静那么年轻就结婚了呢,当时知道消息的时候反应怎样?

党淏瀚:感觉特别正常,我是“党妈妈”嘛,对大家的事儿都特别操心,她没结婚前,我就一直叨念着“你早该结了”。

易娱乐:那有听说过袁泉和夏雨赴日结婚吗?

党淏瀚:不太清楚呢,应该要结婚了吧,从99年到现在都十几年了。不过我想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结与不结已经没多大差别了,早已融为彼此生命的一部分了。

党浩瀚戏称房祖名像“查尔斯王子”。

戏称房祖名像“查尔斯王子” 吴镇宇爱闹小脾气

易娱乐:《追影》中你扮演的古镇长是个比较花心的人,接演时是如何考量的呢?

党淏瀚:古镇长是个当官儿的,不过非常不务正业,白天普查美女,晚上熬夜画美女图。他为了给女孩送花就画花,因为古代找不着花,得上班的时候画,不务正业。在角色的塑造过程中,我也亲身参与了创作,对人物的性格作了完整的刻画,还创作了诸如“今日事今日毕”之类的经典台词,既有即兴创作,也有前期或后期创作。

易娱乐:那你和古镇长有相似点吗?

党淏瀚:在“单纯”这方面我们还挺像的。他呢是有色心没色胆,男人活成这样还挺窝囊的。然而特别的是,他有非常单纯的一面。很多时候面对同一件事情,如果你怀有一颗赤子之心去做,给人的感觉就会很不相同。比如他用拥抱、亲吻脸颊的方式追女人,但给人看来不像是色狼,就是个孩子,有着纯纯的一面。而我的“单纯”在于对认定的事儿的执着。我很崇拜姜文,他总是尽量将一件事做到,我也希望这样。

易娱乐:能谈谈姜文吗?

党淏瀚:他是我的师哥,从前在大学时还去上过他的课,听过他的演讲,他还抽过我的烟,你知道当你特崇拜的人用了你的东西,那感觉会特温馨。在我看来他是艺术家,他能充分驾驭自导自演,当演员要像火一样,当导演又得像冰一样,他能将两者结合得那么好,个性上早已达到艺术的境界。

易娱乐:你的外型挺偶像的,这次演喜剧会不会怕破坏形象?

党淏瀚:当然不会,现在不是拼优点、而是比缺点的时代。高级喜剧更是自我调侃引发的调侃。

易娱乐:能谈一下片中合作的房祖名吗?

党淏瀚:作为“龙太子”,他一直被保护得很好,就像查尔斯王子一样,他本人给人的感觉很像《太阳照常升起》里扮演的角色,他很单纯,甚至可以说简单到可爱。不过却很敬业,在片场也和大家打成一片,还嚷嚷着要和明星脸演员合影呢。

易娱乐:片中还有“成龙”呢?

党淏瀚:是啊,他一直说感觉特别扭呢,常常在片场可以听到诸如“成龙,过来占个位置”、“成龙,动作应该这样做”之类的,从没听过别人这样和他爸爸说话,平时自己都不敢出气,感觉还挺好玩的。

易娱乐:听说吴镇宇的剧本只有大概,演员全靠即兴发挥?

党淏瀚:剧本还是挺详细的,不过一直在做修改,到了片场临时有了更好的想法就改动了。希望可以像王家卫的电影一样,能更好得透过每个镜头来呈现。甚至杀青后在做后期声的时候,临时想到更好的台词,也会用上去。

易娱乐:那你觉得吴镇宇是个怎样的导演呢?

党淏瀚:我看好他未来能成为好导演,那怕喜剧片他只拍了一部《追影》,那也无所谓。因为单单从这部影片中,我们就能看到很多社会现象,他并不只是制造无厘头的笑料,我觉得他是打从心底关心这儿的东西。比方说,他将矛头指向了“明星脸”,他想说不要以为自己是明星,就可以凭着一张脸混饭吃,平常百姓也一样可以有“明星脸”。再比如我扮演的“古镇长”,他成天拿着公文包不务正业,就是当今小白领、小部门主管的真实写照,片中出现的“公文包”,正是为了借古讽今。

易娱乐:个性上呢?

党淏瀚:他是非常有性格的导演,也挺孩子气,他有时会发发小脾气,但是呢,每一次他都会事先给人打好预防针说“我告诉你哦,我要发脾气了”。而且,他不像有的导演很恐怖,不会显摆导演的架子,去刻意演导演、演大腕。他呢是把大家拉到一个平台上,让彼此交流想法,特别随和,所有人都能参与到修改剧本中。

党浩瀚计划邀“明星班”演喜剧。

计划自导自演喜剧 力邀“明星班”全体上阵

易娱乐:你曾说过王晶重复过去没有意义?

党淏瀚:是的,喜剧是类似于宗教性的东西,它能给人带来快乐。但我觉得王晶的企图心很重,他做喜剧是纯粹从研究市场的角度出发,而不是考虑大家究竟在关心什么,并不曾考虑过为生活找寻出路。相比之下,冯小刚导演则达到了这个层面。

易娱乐:《追影》比起港式喜剧进步的空间在那里?

党淏瀚:应该说是一个更广阔的文化切入,比起港式喜剧玩弄技术,它更像是一本哲学书,我觉得好的喜剧也应该往这个方向发展。它将视角放到了草根文化,明白老百姓要什么,告诉他们生活的突破口在那里。再比如冯小刚的电影,也不乏出现、资源再生之类的现实主义。我不喜欢完全无厘头像动画片的东西,那缺乏意义。

易娱乐:你刚才有提到冯导?

党淏瀚:我曾经和冯导聊过,他是人民艺术家,他拍片的出发点是拍出让大家开心的东西,看他的影片肯定能得到些什么。他是真正的大师,票房就是的证明。

易娱乐:你似乎曾说经验是无稽之谈,而《追影》的主创包括吴镇宇、吴佩慈等都算次做喜剧,虽然创作过程可能比较新鲜,但喜剧功底真的不那么重要吗?

党淏瀚:喜剧功底并不完全取决于经验。不少人是属于生活中的“喜剧演员”,他可能没有多少出演喜剧片的经验,但他必定扮演过形形色色的角色。一个喜剧演员的好与坏,关键看他是否能够乐观看待生活。卖弄技术是长久不了的,演好喜剧需要与时俱进,实时观察生活储备资料。

易娱乐:目前国内电影市场似乎越来越倾向于喜剧?比如同期的《非常完美》、《机器侠》,佟大《大内密探零零狗》,会不会觉得一窝蜂似地喜剧市场突然红火起来?

党淏瀚:不会,那纯粹是因为市场有需求,观众更追捧开心一点、简单一点,不用去思考太多的片子。现在父母一辈的更多关注电视剧,因为回忆会给他们带来快乐,也因此年代戏才会那么红火。而80后、90后喜欢简单的东西,走进电影院的大多是他们。

易娱乐:王晶曾经说会打造更多国内正剧演的好的演员出演喜剧,你怎么看?这么说来似乎人人都可以演喜剧?

党淏瀚:其实正剧与喜剧并没有明显的区别,悲剧演得好的演员,喜剧都能演好,你看孙红雷在《活着》、姚晨在《潜伏》中的表现,都很棒。而且,悲剧还能用四、五分钟甚至十来分钟去表现,喜剧要求的节奏却很快,往往是零点几秒的爆发。

易娱乐:谢娜曾力推你是“喜剧新天王”,对于这一称谓你如何看待?

党淏瀚:对于这一定位压力还挺大,我不想考虑太多,就想一辈子踏实做喜剧,生活中当好“党妈妈”,为别人多带去一些欢笑,创作出一些作品陪伴一帮孩子的成长。

易娱乐:那你是在《追影》前还是之后产生拍喜剧的想法呢?

党淏瀚:是在《追影》拍摄过程中产生的顿悟,那会儿每天只睡2个小时,下了戏还在考虑剧本台词,感觉特别充实。

易娱乐:那会考虑导演一部喜剧吗?

党淏瀚:我未来的目标就是自导自演喜剧,我现在已经有一部作品在剧本阶段。希望我也能用快的时间打造出类似于《哈利波特》、《007》之类的系列作品。

易娱乐:有考虑过邀请谁出演吗?

党淏瀚:我希望能找齐我们班同学,20个人一起出现在这部电影里,因为我们班明年十周年,我希望大家在毕业后(一起聚一聚),因为生活中从来没有聚齐过,我希望大家有机会在电影里一起吃一顿饭,聚齐了。所以我要努力工作。 (本文来源:易娱乐专稿 )

护栏厂家
电镀加工厂
氨水过滤器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