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评论:开征燃油税 公正重于推出时机

2018-12-06 19:11:39
评论:开征燃油税 公正重于推出时机 有关燃油税问题,24日有两则新闻对照起来看很有意思。

一则是,来自全国各地的1773位车主近日联名上书发改委,要求先进行成品油降价,再讨论燃油税的开征事宜。

另外一则说,国税总局一位权威人士称,燃油税不会拖到明年再推出来。

他的理由是,目前国际油价相对较低,燃油税推出时机较好,各方也已达成共鸣。

我反对这位人士的看法。

在目前喧哗扰攘的燃油税讨论中,油价问题反而被讨论各方忽视了,这是不应该的。

首先应该做的是将国内过高的油价降下来,但也不应将开征燃油税与油价问题捆绑在一起;这二者固然有着密切的关系,但降油价并不必然影响燃油税的推出。

虽然目前的国际油价对推出燃油税是一个良机,而且社会也对燃油税推出的必要性形成了共识,但对一个涉及诸多人利益和国民经济各方面的新税种的开征问题,时机和必要性是远不够的,关键是新税种推出后要让与此有关的市场各方找到一个的交集,达成一个满足社会多数人要求和利益的较为公平的方案。

社会上关于燃油税的讨论仅仅是开始,在有关信息不很明了的情况下,如果匆忙在年底前推出,只能反映制定该税种的部门和一些强势集团比如石油企业的利益。

开征燃油税作为一项公共政策,本质在于有效增进和公平分配公共利益,因而,公共政策的制定,应当也必须让民众特别是行动主体充分参与,允许他们讨论、批评和监督,广泛吸纳各种意见。

这样一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集思广益,寻求较完善方案的进程,也是各种利益冲突并实现某种平衡的过程,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形成社会共识的进程。

燃油税提出至今,已有14年时间,之所以一直“难产”,原因其实不在于所谓时机问题——当初的油价比现在低得多——主要是各方利益没有协调好。

概括来说,燃油税涉及的利益关系主要包括财政和交通部门、中央和地方、消费者和企业等。

具体来讲,集中在四方面:一是“费改税”后交通部门30多万名员工如何安置?二是地方利益在收归国家财政后如何再分配?过去养路费由交通部门收取,属地方性收入,变成燃油税后,属共享税种,中央要拿大头,各地方政府对此没有积极性是无疑的。

三是目前的高速公路投资主体已经相当多元化,实施燃油税,他们的利益如何体现?四是税率问题,按定量征收还是按定率征收?如果按定率征收,税率是消费者希望的30%~50%,还是一些专家主张的100%? 另外还触及征收环节、车用燃油与非车用燃油的甄别、免征车辆的征收以及地区均衡发展等问题。

上述问题如果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