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旅游

杨永信网络成瘾戒治中心违反86条规定即遭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4 18:56:48

房间并不大,里面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小黑床,隔音墙是后来才修的。“治疗”开始前,门会关上,家长不得入内。

床头是一台两巴掌大的仪器,寇和其他几位一样身强力壮的“接待”,是的,他们叫接待,负责把新人的腿脚及肩膀按住,然后医生开启仪器,医治开始。

仪器通电后就有了惊人的气力,当它的两只蓝色尾巴触碰到新人的太阳穴时,寇总是要花更大的力气,以保证新人不从床上滚下来。多数新人很快就屈服了,他们把那感受形容为“100万根针从脑袋穿过”,有些脖子硬的,几回合下来也不肯承认自己得了一种叫做“瘾”的病。

寇清楚反抗是徒劳的。有时候,他会提前偷偷对新人说:“待会儿不要反抗,要顺着医生说,不管做甚么都先挺过来。”

他自己曾经是激烈的反抗者。2008年7月的一天,他也被这样死死按在治疗床上,这个爱好体育的大一男生身高1.85米,体重100千克,13号室出动了8位“接待”才将他制伏。

那两只蓝色尾巴,先攻击的是他的手。在13号室,电手是比电头更加严厉的“医治”,“那真叫生不如死,说句实话,你也别笑,我尿裤子了……全身肌肉都不受控制了,没拉裤子就算好的了。”

也不知电了多长时间,总之是“彻底服了”,走出13号室的时候,他看到了自己的父亲,然后一下子就哭了。

但他没敢解释。他记着操作仪器的医生的话:“你有瘾,出去马上跟你父亲认错,自觉跟他说你要留下来看病。”

他留下来,穿上了迷彩服,从新人变成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瘾戒治中心的“盟友”,并在20多天后因为“表现突出”被破格提为干部。

13号室的门口用中英文写着:告别瘾,重塑自我。

杨叔

戒中心的全名叫“中国杨永信络成瘾戒治中心”。杨永信,临沂本地人,1962年出生,已在第四人民医院(前身为临沂精神病医院)工作20余年,专业是心理精神卫生。

在四院的官上,杨永信既是紧跟季节变换的心理专家(岁末年底谨访心理感冒、春季慎访情绪感冒等),又是社会热点问题的关注者和解惑者(谨访高考焦虑,假日里同学们慎入吧,羞答答的玫瑰期待绽放等)。2006年初,杨永信成立戒中心,开始探索一套“心理+药物+物理+工娱”戒治模式,至今,已有超过3000人在这里接受过治疗。

戒中心紧邻4院,占据了一栋独立小楼的二到四层。这里离四院收治精神病人的楼也不远,大门口和二楼都有人看守。在距离二楼出口还有大概3块瓷砖的位置上划有“警戒线”,未经许可踩线,是一个危险的举动,它意味着你有可能被直接拉入13号室。

杨永信在这里建立了足够的权威,无论孩子还是家长,都会毕恭毕敬叫他“杨叔”,一位自称是省人大代表、某市一个大厂老板的家长也不例外,出门皆让杨叔先行,说话则待杨叔示意。一本名叫《战魔》的书描绘了家长们的心理状态:“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称呼的问题,而是代表了一种心理,一种感情,一种需要,一种尊重,一种没法抗拒的精神寄托。”

多数孩子是被绑来或骗来的,戒中心还设有“别动队”,由类似寇这样的盟友组成,负责到临沂本地的吧去“抓人”——如果他们取得家长许可的话。

家长委员会

和其他类似机构不同,戒中心要求家长全程陪护,与孩子同吃同住同上课,并且建立了一种叫做“家长委员会”的制度。在杨永信的描写中,这是一个解决医患矛盾的创举。“家委会就是天”,这句话他重复了多次,“我们只是服务者。”

家委会主任及委员由大家“商量着”提名,再经由全体家长以举手表决的方式通过,家委会被认为代表了家长的利益。在孩子入院前,家委会会作为甲方,与作为乙方的家长签订一份“协议书”,在协议书里,乙方要保证按照“相信、配合、坚持”的方针做到相对足疗程,即孩子住院时间不低于3个月,乙方如果对医治有异议,可提请甲方协商解决。

概括地说,家委会制度让戒中心完成了形式上的“自治”。

家长不可以私下谈论治疗效果,如果他们对杨叔的治疗方法表示质疑,也被告知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提出,一旦他们的态度被孩子察觉到了,医治就很难再有效进行下去——这是他们不愿意见到的。“我们家委会主要是通过沟通院方和家长,来让孩子看到一种和谐,而不是阴暗面。”某届家委会主任表示,“卖瓜的固然不会说自己瓜苦,但由我们来讲(瓜甜)比较适合。”

极少有家长公然表示质疑,“为何要提反对意见呢?我们(为孩子好)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。”在谈及家委会的作用时,一名已离开的家长这样说。

其实,家委会也并不是不“提意见”,有一次,他们就提出,戒中心的桌椅有点旧了,该换新的了。戒中心虚心接受了意见,更换了桌椅,家委会很满意。

盟友

在进13号室之前,新人会被搜身,成为盟友以后,你要上交自己的、MP3、游戏账号和密码,以及的密码和密码保护,成为一个无隐私的人。瘾中心会发给你一张单子,里面列有可能致使你被“点现钱”(指电疗,家长们也不清楚这1称呼的来源)的86种行动,从那以后,你不能吃巧克力,不能喝饮料,不能喝茶,不能上厕所锁门,不能谈论治疗,不能触碰人民币,不能对异性盟友产生好感,不能“自我矫情”,不能对过去念念不忘。

除了清早跑操和周日“看看大自然”,你的活动空间只有那三层的走廊和自己的小室,小室里一般住4个家庭。一位出院盟友说,你到哪里都有十几双眼睛盯着你。

你不可以“说错话”,你不能把“医治”叫做“电击”,正如你不能把“上报”叫做“告密”。

杨叔已肯定了“上报”,只有不放过微小的缺点和错误,才能更快地治好瘾。父母陪同制度发挥了应有的作用,他们朝夕相处,他们互相防备,孩子被上报,可能要进13号,父母被上报,会被班委“加圈”,加一次10元钱。

一个名叫紫薇的女孩子,由于谢绝洗碗气坏了自己的父亲,用这里的语言描写,两人在小室里“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情绪化”——有情绪也是不被允许的——紫薇的父亲想要上报女儿,而女儿则抓到了父亲情绪化的把柄,父亲不愿意被“加圈”,于是“严重的”让步产生了。

此事“曝光”以后被命名为“紫薇现象”,盟友们被要求对此发表看法。一位盟友说:“我刚刚来这里的时候也是怕被上报,但是现在我明白了,上报才是真正改变的开始,如果没有问题,不被上报,那我们还改甚么?如果没有发现问题,那也只是说明了自己还没有真正地开始改变!”

不过,多数家长不怕“加圈”,不怕掏钱,只怕孩子改变得不够快。一名来自潍坊的父亲说,上报是应当的,但多数人“太急了”,就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几乎每天不停地上报。他们相信,上报是为孩子好,为孩子好,就该多做。

盟友之间“交往过密”也是禁忌之一。如果“交往过密”被允许了,那么盟友之间“出现小团体现象”该怎么办?一年多前从那里出来的林说,沉默是的武器,你不说话,就没有人知道你想甚么。

在这里,你必须和一个叫“过去” 的东西划清界限,和外界交流、看电视、听收音机是没必要奢望的。

在戒瘾吧,被允许登录的,是杨永信戒中心的论坛。

月经量多贫血怎么治疗
什么中药治痛经
痛经吃什么中药止痛

相关推荐